北京赛车pk10投注平台

北京赛车pk10投注平台

酸酸甜甜说淘书

【】 【2019-04-25】 【四川政协报】

喜书之人多有淘书之乐。

我之淘书,似乎日久成瘾。许是缘于对书的嗜好,许是缘于对未知世界的猎奇。多年来,无论外出休闲旅游,还是出差开会,抑或参加文学采风活动,到一个地方稍有闲暇,必是寻觅书摊书店。回家之时,自然会有三五册,甚至十余册图书与我同返。

说起淘书,记忆中总有很多故事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刚参加工作不久,每月工资仅30多元,这么微薄的收入要养家糊口尚且艰难,不可能有多余的钱买书。一日中午,我在县委机关伙食团用餐之后,偶然碰上一个收售旧书废报的小贩,见他背篓里已经装了大半篓旧书,我眼前一亮,连忙请他拿出来让我看看。他把背篓里的书全部倒在地上,任我挑选。东翻西找,我在书堆里发现一本黄乎乎的线装书,是华东人民出版社1954年2月出版的《上饶集中营》,这令我十分兴奋。先前看过长篇小说《红岩》,从中得知贵州有个国民党的息烽集中营,但从没听说过这个上饶集中营,非常想了解这段历史,加之出版时间距当时近30年,备感珍贵。那时的旧书废报都是打捆论斤卖,3分钱一斤。然而小贩见我爱不释手,想狠狠“宰”一笔,非要5角钱才卖。讨价还价没用,我只好给了他5角钱,心想这几天在伙食团就少吃两份回锅肉吧!这本来之不易的书,我保存至今。

1995年春节,我们一家人从马边回老家屏山过年。闲来无事,便相约几位好友乘船横渡,到与屏山县城隔江相望的云南省石龙店小镇闲逛。偶然发现这小镇有一家旧书废报专卖店,门面窄小,书架简陋,灰尘遍地,灯光昏暗。我一头钻进去,居然发现一本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《唐山大地震》。此前十年,我曾在《解放军文艺》上看过这篇报告文学,当时读得是泪流满面、感慨万千,很想把这么好的作品保留在家,可惜那本杂志是从县文化馆借来的,看完必须归还。此后,我到好多书店书摊去找过,遍寻不得。没想到这次在这么一个破旧的小店里偶遇了。老板坚持要收我5元钱,尽管有点贵,我还是并不迟疑地把它收入囊中。

这些年来,我淘到的宝贝可不少,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》《苏联共产党(布)历史简明教程》《苏联共产党代表大会、代表会议和中央全会决议选辑(一)》以及丁玲的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、高缨的《丁佑君之歌》等旧书,都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版的稀有版本;周立波的《山乡巨变》、金敬迈的《欧阳海之歌》等也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版本,而浩然的《艳阳天》、郑直的《激战无名川》、(苏)维利·利帕托夫的《斯托列托夫案件》等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版本。

这些旧书由于数易其主,加上年代久远,保管不善,其纸张早已白中变黄,虫眼多多,不是没有封面,就是缺少封底。我把它们带回家后,备齐胶水、剪刀、不干胶,精心修补。书角卷起的,一页一页理平再重压,让其伸直;没封面的,找张牛皮纸打印好书名、作者、出版社之后,重做封面;没封底的,照样用牛皮纸张贴于书后自成封底;有虫蛀的,打点药水之后用电吹风烘干。经过耐心打磨,这批残缺不全的旧书旧貌换新颜,精神抖擞地排立于书柜中,仿佛随时恭候“检阅”。

如今,我已有两千余册藏书,虽然其中淘来的老版旧书只有30余本,但却被我视为“珍宝”。由于太在乎它们,不管再好的书香朋友,我都坚持一条“酸溜溜”的原则——只准现场看,不能往外带。妻调侃说,你简直就是个“书痴”。其实她也知道,这些宝贝儿是我好不容易才找来的,一旦丢失就很难再有。仅那《山乡巨变》上下册,原定价才1.75元,地摊老板硬生生收了我58元。

就像女人喜欢逛商场,淘书也是读书人的一种休闲方式。当东翻西找终于发现一本盼望已久的好书,心头会为之一振,产生一种“梦里寻她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的兴奋和激动,愉悦之情难以言表。

(张三才)

0

北京赛车pk10投注平台

X
选择其他平台 >>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