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赛车pk10投注平台

北京赛车pk10投注平台

落凤坡:历史的隐秘十字路口

【】 【2019-07-04】 【四川政协报】

苏轼落笔白马关

从成都出发,一路向东,驾车在绿意盎然的成都平原肆意奔驰。

成绵高速路上行驶约40分钟后,在“罗江”指示牌的引导下,出高速,进入丘陵地带。慢慢地,山峦呈现,山势虽不高,但角度刁钻,浓郁的绿植时常把人的视线遮挡得严严实实。

精准的汽车定位系统,牵引着越野车在复杂的田畴间穿行,地势随海拔的升高慢慢上移。行进其间,让人忽然明白,坦荡平原,无险可守,只有进入崎岖山势,才有机会设伏。

这,或许就是三国时,刘彰治下的成都最后的屏障?

我专程造访庞统和他的落凤坡,而落凤坡却一直难露真容。

最先映入眼帘的,是大名鼎鼎的白马关。在古代,白马关只是一个关隘。今天的白马关已经开辟成一个风景区,位于德阳市罗江区白马关镇境内。

白马关。

七拐八拐终于来到白马关前,果然是一座十分古老的关楼,城楼不高,但保存得十分完好。

其实,白马关之所以能成为一道“关”,还仰仗一座山——鹿头山。如今,此山已成为风景区重要的历史遗存。要了解三国战事,除历史遗存外,地形地理同样重要。

因独特的地理区位,鹿头山自古以来都是东川(巴)、西川(蜀)的分界线。也因为有了此山,这里不仅成为蜀都北部的重要“门户”,也是四川的古战场。

建安十九年(公元214年)夏,庞统死后,刘备就将他葬于城东鹿头山。

炎兴元年(公元263年),蜀汉与曹魏军队在此进行了最后一场生死存亡之战,征西将军邓艾、镇西将军钟会、雍州刺史诸葛绪分道伐蜀,最后在鹿头山会师。

诗圣杜甫专门赋诗《鹿头山》,诗中如是形容:“鹿头何亭亭,是日慰饥渴。连山西南断,俯见千里豁。游子出京华,剑门不可越。及兹险阻尽,始喜原野阔。”

诗的最后两句,一语道破白马关附近山河要旨。

也即是说,只要过了白马关,就进入“险阻尽”“原野阔”的一马平川的成都平原了。

关楼正中,斑驳的“白马关”三字,落款是苏轼。字里透出几分忧郁寂寥之气。观之,心里有些狐疑,这是那个豪放的东坡先生吗?从行笔到落款,总感觉不像苏东坡的笔意。当然了,苏东坡乃四川才子,他可能云游过此地,拜谒过庞统,或许留下了墨宝。

再往上看,白马关楼上一副楹联意味深长:“一统江山毁于一马,三分天下羞煞三人。”

金牛道的历史道痕

走进关门,映入眼帘的是一段古朴沧桑凹凸不平的古蜀道。

那些由石板铺成的古道,一看就是上了年岁的陈年旧物,道路中间还明显有一条深深的车辙痕。据说是诸葛亮北伐时,木牛流马运粮时留下的古印迹。看着那些碾压精确的车痕,明显感觉有一种“做旧”的意味,因而我有些将信将疑,真是三国时的遗物?


秦蜀金牛古道。

旁边的旅游指示牌上,注明是“秦蜀金牛古道”,上面还有一段注释文字——

“公元前三世纪,古蜀国开明王朝,命五丁开山所筑,北至长安(今陕西西安)九百一十公里,南至益州(今四川成都)九十公里。蜀道难自此始,亦此终。越秦岭南下至此为坦途,自成都北上至此路途险峻。”

稍后前往落凤坡时,也能时断时续地在古道上看到这样的车辙印痕。新修的石板路中间,特意框出一截,保留那些凹凸不平的叫做“金牛道”的遗迹。

金牛道是古蜀道,自修建之日起,就是古代蜀地连接秦地最重要的一条“官道”。其南端的起点是成都,一路向北穿过川北平原,直到广元出川,再经宁强、勉县到汉中。川北的重要枢纽城市,基本上都是沿金牛道走向建起来的。

三国时期,诸葛亮北伐时,前方屯兵汉中,而后方的补给线,就是成都平原通过金牛道续上的。可以说,金牛道是蜀汉生死攸关的一条生命线。

金牛道从北到南,嵌有剑南五关。这五道关隘分别是:葭萌关、剑门关、涪城关、江油关和白马关。

金牛道从北到南,嵌有剑南五关。

白马关乃金牛道上最后一道关隘,所以至关重要。

这里处于成都平原的边缘地带,只要破了白马关,成都平原便无险可守,因而只要守住了白马关这最后一道屏障,就保住了蜀汉江山。

就是通过这条古道,秦王朝一举灭亡了古蜀国,从而奠定了帝国气象,也让蜀人告别了“不与秦塞通人烟”的历史。

几经兴废庞统祠

庞统就葬在金牛道旁。庞统祠墓,就在白马关楼之内。

庞统祠坐北朝南,三进四合布局,依次排列着山门、二师殿、栖凤殿和庞统墓园。

正门涂成了赭色,在没有太阳的正午时分显得有些暗淡,门楣未做任何修饰,隐隐约约透出一股“出师未捷身先死”的忧郁气质。

祠堂大门正中镶嵌着一块木牌,上面写着“汉靖侯庞统祠”六个大字。那是四川著名书法家何应辉早年的手笔,留存着极浓的北碑痕迹。

汉靖侯庞统祠。

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庞统祠堂竟始建于东汉末年。

明末清初,张献忠义子孙可望在攻取鹿头山白马关战斗中毁掉了庞统祠。现存的祠墓重建于康熙三十年(公元1691年)。此后,几代清帝在位期间均有重修,遂成现在规模。乾隆初年,罗江县令李德瀚建栖凤亭,专祀靖侯木主。嘉庆二十年(公元1815年)再次进行全方位维修。其后,道光、光绪年间,均屡次维修。

随着历代王朝的兴衰,庞统祠几经兴废。唐乾元二年(公元759年),“诗圣”杜甫入蜀时,曾留下许多诗篇,当然,他也特地为庞统写了一首:

殊方昔三分,霸气曾间发。天下今一家,云端失双阙。

悠然想扬马,继起名硉兀。有文令人伤,何处埋尔骨。

诗中透露出的,难免有几分伤感。

南宋乾道八年(公元1172年)秋,又一位名叫陆游的诗人从南郑(今陕西汉中)调回成都,特地经罗江过鹿头山,在拜谒庞靖侯祠亦感慨赋诗,留下这首《鹿头关过庞士元庙》:

士元死千载,凄恻过遗祠。海内常难合,天心岂易知。

英雄今古恨,父老岁时思。苍藓无情极,秋来满断碑。

从诗中,我们除了能读出一种特有的悲壮之外,还可以详细领略到宋时庞统祠墓的状况。

据说庞统祠墓是四川保存最为完整的一处三国蜀汉遗迹。

迈入祠堂大门,但见左右各一株参天古柏。古柏旁边立有一碑,称古柏为“龙凤柏”,上面的碑文龙飞凤舞,爱好书法的我也难以认全。遗憾的是,两棵柏树都已“寿终正寝”,虽然加了铁架子,铠甲加身,终究还是没保住性命。或许年代太过久远,都已经枯死了。但仍可见直刺苍穹的气势与不凡。

关于这对参天古树“龙凤柏”,至今还留有传说,称那棵叫“龙”的柏树是卧龙先生诸葛亮的化身,那棵叫“凤”的柏树乃凤雏先生庞统的代指。据说,很久以前那“凤”树便死亡,早些年那株叫“龙”的树还活着,慢慢地也枯萎而亡。

难怪《三国演义》引童谣云:“一凤并一龙,相将到蜀中。才到半路里,凤死落坡东。风送雨,雨随风,隆汉兴时蜀道通,蜀道通时只有龙。”

此传说给人们很多想象空间。树旁还有一块“龙凤二师柏碑”,石碑所刻之字堪称龙飞凤舞,我试了几次也没有完全认识,只得作罢。大体是以古柏歌颂诸葛亮和庞统之美德。

凤落落凤坡,偶然?必然?

初看上去,庞统墓显得不是那么高大,走近一看,却透露出几分精致。墓呈圆形,像一个圆柱体,显得雄实,如庞统的为人一般,有一种逼人之气。

庞统墓。

墓顶为石雕镂空宝顶,下压八角凤尾,形同八条棱角。这样的设计,使整座墓看上去顿时生色,如同被一顶将军铁盔盖住,又似列阵一般,令人捉摸不透。加之墓前马亭里那匹白马,总让人感觉庞统还活着,似乎心有不甘,他一直未脱下战袍。

墓前那块石碑雕梁画栋,甚是考究,上书“汉靖侯庞士元之墓”,很像过去宗祠里神龛上的灵位。墓前照例摆了一个大大的香炉,香炉两边各有一座焚纸的塔炉。香炉里插满了正在燃烧的香,塔炉里也燃烧着火纸。香火兴盛,香烟缭绕。

“靖”是庞统的谥号,是蜀汉景耀三年(公元260年)刘禅追加的,那时庞统已经去世46年了。

墓前那块石碑立于康熙四十八年(公元1709年)。三百多年过去了,碑已经被袅袅不绝的香火熏得黝黑。我有些意外,庞统既不保发财,也不管升官,人们为何络绎不绝来祭拜?我忍不住问刚刚上过香的妇女,她回复称:“保佑娃娃,学业有成。”原来,人们是看中庞统的聪慧与才情。

其实,这些香火的延续,一直是人们心中的一个情结,也可以叫作文化的传承。

如今,大名鼎鼎的落凤坡只残存一块石碑,是白马关景区众多文物遗迹中,最没有看头的一个景点。

《三国演义》里,庞统中了张任的埋伏,死于落凤坡。刘备随即调诸葛亮入川,诸葛亮在雒县之城外用张飞、黄忠、赵云、魏延、严颜五员大将设伏,拿下雒县并活捉了益州守将张任。

读过《三国演义》的朋友都知道,刘备坐骑白色“的卢马”有着极强的标识性。罗贯中写到落凤坡一节时,刘备见庞统的坐骑乃一“劣马”,遂将自己的白马换给庞统,结果张任认定“骑白马者必是刘备”,于是下令万箭齐射,庞统就是在乱箭中被射杀,死于落凤坡。

因古绵竹城就在附近,这里原本叫绵竹关,隋代时改为鹿头关。后来又改名为白马关。

《三国志》对庞统的死说得简洁明了:“进围雒县,统率众攻城,为流矢所中,卒。”

雒县乃今天的广汉市,也就是三星堆遗址所在地,而落凤坡地处今天的罗江区。广汉与罗江相隔二十多公里。

我是奔着落凤坡而来的,肯定要去看看。

走出庞统祠,沿金牛古道走出关楼。沿着新修的和旧时的金牛道一直往前走,忽然有一长长的坡地,坡地路旁有一块石碑,上书“落凤坡”三个隶体字。我四下打望,四周一派翠绿,没有什么不同。

落凤坡石碑。

再定睛一看,又见一块陈旧的石碑,竖起十一个大字“汉靖侯庞凤雏先生尽忠处”。此为清同治七年(公元1868年)罗江知县梁绶祖所立,两侧还有密密麻麻的小楷碑文,似记叙立碑缘由,因石头风化厉害,有的字迹已模糊不清。

石碑。

面前是长而陡的斜坡,我特地在石碑前坐下来,凝神沉思,感慨万端。

落凤坡虽然是罗贯中杜撰的一个历史地名,但其名气却很大。我在想,既然落凤坡是一个文学作品上的地名,那么这道坡之前的名字叫什么呢?

行文至此,窃以为,“落凤坡”一名或许是因为庞统埋葬于此而得名,这样更合乎情理一些。当然,罗贯中在小说中这样处理,更显得有冲击力一些。

庞统之死成为蜀国历史的转折点

纵观三国及其后的整个历史进程,可以说庞统的死,犹如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,不仅成为蜀国历史的转折点,还影响到后来历史的走向。

于蜀汉而言,庞统的离开,引发了极其严重的后果。

庞统36岁身亡,还没有在人生舞台上充分表演,就流星般英年早逝,致使人们对他知之不多。这里有必要作简要介绍:庞统精通天文、地理、星象、八卦。20岁那年,他特地拜访有“水镜先生”之称的司马徽。司马徽乃东汉末年名士,精通道学、奇门、兵法、经学,为人清高拔俗,学识广博,有知人论世、鉴别人才之能,很受世人敬重。司马徽初遇庞统时,便引为知己。

汉末士人大多追逐功名,各奔其主,而诸葛亮、庞统却隐居在襄、汉之间,不轻易投靠他人。他俩均由司马徽推荐给刘备,刘备很是器重二人,任命他们同为军师中郎将。

赤壁之战,庞统献上连环计,为日后火攻打下基础。到刘备帐下后,协助刘备一路西进,打下了大片的地盘。刘备原先的计划,是以庞统为辅翼直下成都。而庞统的身亡,让诸葛亮不得不提前离开荆州,进入川中。因为诸葛亮的离开,荆州无人能制衡关羽,以至关羽大意失荆州。关羽的败亡,引发刘备讨伐东吴,夷陵之战的一场火烧光了蜀汉的家底和刘备的寿数,也让蜀汉的国运彻底改变……以至诸葛亮后来的北伐,渐成强弩之末。

某种意义上说,一切起因都源于庞统这块“多米诺骨牌”的倒下,才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。落凤坡,一个现实中原本不存在的地名,成了中国历史上看不见的十字路口。

由此看来,许多大的格局之变,往往是由一个小小的不经意间的意外而造成的。

清代史学家李仙根在《三国史论》中也如是惋惜评论:“汉季之兴也,以武侯之得,其衰也,以靖侯之失殁也。士元不死,则诸葛不必入川;孔明不来,则荆襄不至失守。”

这样的历史结局,犹如一个连环套,一环套一环,一环连一环,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,环环相扣,精彩纷呈,让人为之惊叹。

那漫不经心的乱箭,不仅夺去了一位天才军师的性命,也扰动了整个历史大局,历史的走向朝着相反的方向,汹涌向前,难以阻挡。

这,可能是料事如神的诸葛亮也未曾料想到的。

可能在诸葛亮眼里,庞统这样的结局,既是偶然也成必然。

在庞统祠的大殿里,左右各有两组塑像,左边“庞统三计策蜀”的塑像栩栩如生,这大体浓缩了庞统人生中最为精华的部分。

严格而言,庞统的“三计”一计比一计狠毒。或许因为身为军师,出计谋乃其本分,所以也无可指责。只是益州牧刘璋的儿子在死守雒县的一年间,无意中射杀了凤雏庞统。

庞统之计让刘璋失去了江山,而最终他也被刘璋的儿子所杀。这是天意?是偶然?还是报应?

某种意义上讲,庞统也是“躺着中枪”。他要不与刘备交换坐骑,也不会死于非命。

或许庞统早已料到会有那一天,难怪当他看到“落凤坡”三字时,便惊曰:“吾道号凤雏,此处名落凤坡,不利于吾。”遂令后军疾退,只可惜,一切都为时已晚。

每每看书至此,我都会喃喃而语,冥冥之中,自有天数。

站在落凤坡凝望三星堆

其实,庞统之死,早有迹象表明。

就在刘璝、泠苞、张任、邓贤点五万大军,星夜往守雒县之时,他们便去锦屏山中,拜访了能预知人生死贵贱的紫虚上人,紫虚上人遂写下八句言语:“左龙右凤,飞入西川。雏凤坠地,卧龙升天。一得一失,天数当然。见机而作,勿丧九泉。”其中“雏凤坠地”一句,已经不言自明。

当刘备与庞统换马过后,得知庞统要走小路时,刘备特地提醒:“军师不可。吾夜梦一神人,手执铁棒击吾右臂,觉来犹自臂疼。此行莫非不佳。”彼此分别之后,刘备仍“心中甚觉不快,怏怏而行”。

不只这些,在荆州的诸葛孔明也“算”出了先兆。对这一细节,《三国演义》作了白描似的刻画——

只见正西上一星,其大如斗,从天坠下,流光四散。孔明失惊,掷杯于地,掩面哭曰:“哀哉!痛哉!”众官慌问其故。孔明曰:“吾前者算今年罡星在西方,不利于军师;天狗犯于吾军,太白临于雒城,已拜书主公,教谨防之。谁想今夕西方星坠,庞士元命必休矣!”言罢,大哭曰:“今吾主丧一臂矣!”众官皆惊,未信其言。

应该说,作了如此丰富的铺垫,庞统的死也尽在“情理之中”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除“庞统三计策蜀”之外,庞统祠大殿右边还有一组塑像,取名为“刘备自领益州牧”。

关于这一段历史,很多专家学者都认为刘备不甚厚道,盖因刘璋的益州牧官职乃汉室所封,刘备打着兴复汉室的旗号谋取汉室,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。而庞统的计策在某种情况下,也超出了为人的底线。孰是孰非可谓见仁见智,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时代,以刘备的处境,我们似乎也可以理解。只是一向以贤厚著称的刘皇叔,以这样的方式向自己的本家下手,无论计策多么完美,此举都显得极不磊落。

刘璋乃汉室之后,其父刘焉系东汉末年群雄之一,因当时的益州刺史郄俭在益州大肆聚敛,贪婪成风,加上当时天下大乱,刘焉欲取得一安身立命之所,割据一方,于是向朝廷请求前往成都。东汉中平五年(公元188年),灵帝任命刘焉为益州牧。

罗贯中在《三国演义》中演绎得更为精彩,在第一回,刘焉就以幽州太守的身份出场。而此时的刘备,就是幽州下属涿县的一个以贩屦织席为业的小贩。正是因有刘焉发榜招军镇压张角的黄巾军,才有了刘关张看到榜文后,引发的桃园三结义。

刘焉、刘璋、刘备,他们同为汉室后裔,这段历史渊源,也让我们清晰地了解了几位与益州有关的人的“人物关系”。性格即命运,他们都先后成为益州的父母官,虽同为刘氏血脉,可他们的德行与秉性、理想与抱负,却有天壤之别。

古代的雒城历来就是一个兵家必争的咽喉重地。从庞统祠出来,缓缓驶出白马关,夕阳西下,凝望不远处的三星堆遗址。我不禁想,好在有陈寿,有罗贯中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三国历史故事。只可惜,三星堆没有这样的福分,如果有史家也留下关于三星堆的文字,也有一个落凤坡般的戏剧性地名出现,那又会告诉我们怎样不一般的历史?只可惜,历史没有如果。

如今,白马关上古柏森森,落凤坡前辙痕深深。历史早已远行,世间往事如过眼烟云,天空依旧云淡风轻。

(文/图 章夫)

0

北京赛车pk10投注平台

X
选择其他平台 >>
分享到